极品白领骚妇5    

回到住处,她已经好多了,脱光了衣服看着我,撒娇的说:「哥哥,让玲玲去洗澡吧?」

  我看着她娇媚的样子说:「不想陪哥哥坐一会?」她毫不犹豫地走过来坐在我身边,当我揉搓着她丰满的乳房
是,她主动的解开我的裤子,掏出已经勃起的阳具一下含在嘴里。我用手按了按她充溢淫水的骚处,手感软呼呼的,
我将她的一条腿放在沙发靠背上,用手拍打着包着一包淫水的裆部,由于强烈的震动,使她的情欲更加高涨,她激
烈的扭动身子哼叫着。

  马建玲被强烈的情欲搞得神志不清,抬起头用充满亢奋的欲望和哀怨的目光看着我说:「哥哥,请用力地弄我,
我快受不了了。」

  我有点怜惜的看看她,拉起她进了卫生间,慢慢地看她褪下塑胶三角裤,粘稠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阴毛被
水泡得全粘在一起,由于长时间的刺激,使得她的骚屄呈现肿胀的样子,我不由伸手摸着她水湿腻滑的骚处,将食、
中二指抠入她的体内,她立刻被我的二指禅搞得快感不断,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肩膀,嘴里忍不住的发出压抑的哼
叫,全身被快感刺激得抖动着。

  我用手指不停地拨弄阴腔内的娱性球,随着球体的滚动,存在镂空球内的淫水大量流了出来,我慢慢地从她体
内取出娱性球,突然的空虚令她感到放松,可同时空虚后产生的奇痒又令她更加难受,不由两腿夹紧,试图用两腿
的摩擦来缓解骚屄内的瘙痒,可根本无法解决阴腔内的瘙痒,她已亢奋得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她抱住我说:「哥
哥,让玲玲洗一下,你在外面等我,我会好好伺候你。」

  我吻了她一下,双手用力地揉着她被我揉搓发红的丰满的乳房,她无力的靠在我身上,任我在她身上抚弄。

  当她一丝不挂的从浴室出来,充满了爱意和娇羞的看着我上了床,一下扑在我的怀里,抱住我的头狂吻着我,
我伸手一边揉搓着她松软的乳房,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屁股说:「玲玲,你真是个小骚货,今天犯错了吗?」

  她有点不解的看着我的眼睛露出的坏笑,知性的明白了说:「哥哥,想打玲玲的屁股吗?那就打吧,只要哥哥
高兴,哥哥可以用莫须有的借口惩罚玲玲,哥哥,玲玲好爱你。」

  看着她撒娇认命的样子,一股强烈的虐待欲再心里升起,示意她趴在我的腿上,高高的撅起丰硕白嫩的屁股,
我一手抓住她下垂如梨的乳房,右手打在她的屁股上,她哼了一声,吻着我的腰侧,我又打了一下之后,用手摸着
开始发红的屁股。

  由于她双腿不停的扭动,股沟一张一合露出了褐色皱褶的屁眼,我不由促狭的用手指顺着股沟滑动,特意在屁
眼上摸揉了一下,她吃惊的夹紧双腿「啊!」

  惊叫起来,转头看我,我一掌打在丰臀上,「别动。」

  「哥哥不要弄那里,好脏。」她的道德意识使她感到那地方是污秽的。说真的,我不喜欢肛交,只是看到马建
玲的屁眼这么敏感,好玩而已。

  「我都不嫌脏,你怕什么,乖乖的求我玩你的小屁眼,你这里一定没有人弄过吧?」我又打在她已经粉红色的
屁股上。「哥哥不要,那太羞人了,怎么会喜欢那里,哥哥弄我的那里吧。」

  「那里是哪里?」

  「哥哥弄玲玲的阴户吧。」她无奈的说,我用力一掌打的她反弓起身子,同时惨叫一声。

  「你忘了不许说学名。」说完用力连续打了几下,用手轻抚着红肿起来的臀肉。

  「哥哥玲玲错了,不要弄那里,弄玲玲的骚屄吧,啊……羞死了。」

  我的手没有离开她的屁眼,而是用手指按住软软的屁眼揉动着,并且慢慢的试图将手指插进去,她激烈的挣扎
着:「不要哥哥,饶了我吧。」她被极度的羞耻心弄得浑身发红,骚屄里流出大量的淫水。

  「快点求我玩你的屁眼,不然我会一直打下去。」说着,不停地在两团红彤彤的臀肉上拍打,她在我腿上激烈
的挣扎扭动。「哥哥怎么会这样羞人,不要弄了,啊……不能进去。」随着我的指尖的进入她紧紧收缩的屁眼,她
更加激烈的挣扎扭动。

  「你看看,我弄你的屁眼,你都动情了,湿成什么样子了,你没有感到刺激吗?」我说完继续着挑逗屁眼和抽
打屁股。

  「啊……哥哥不要打了,请弄玲玲的屁眼吧!」她最终屈服的说了出来,我的手指第一节已经没入了她紧紧的
屁眼,我一边揉动一边拉起她吻着她,一边用手指揪住捻弄她的乳头,激烈的刺激和挑逗,以及违背她所受教育和
道德的性欢方式令她再次亢奋起来,她呻吟着说:「哥哥弄我吧,玲玲的骚屄好痒,给玲玲性爱吧。」

  我见差不多了,便抽出手指将她抱住,她已经等不及的用手握住我的阳具,扭动着胯部,配合着阳具的插入,
很快,我的龟头感到了湿热的穴口,不由用力一下插入,她惊叫着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后背,一边问我一边说:「
哥哥用力,用力操你的性奴,啊……太美了。」

  我用均匀的速度,每一次插入都深深的到底,她被快感所包围,一边挺动胯部配合我更深的进入,一边狂吻着
我,双手在我的背上抚摸,我加快了速度,双手伸到她身下,抓住她火热红肿的屁股,用力拉向自己,右手的中指
摸入股沟,找到她的屁眼一边揉动一边慢慢的进入她的直肠,她被刺激的一下绷紧全身的肌肉,意外的刺激将她迅
速的送上了高潮的边缘,她更激烈的扭动着,嘴里呻吟着在我耳边呓语起来:「哥哥太美了,用力玲玲要来了。」

  高潮的到来猛烈地冲击着她的神经,潮涌的快感使她全身绷紧的颤抖着,阴腔内也开始产生蠕动,像嘴一样吸
吮我的阳具,阴腔一下变得火热而更加湿润,急促的喘息热气喷在我的脸上。

  我用缓慢的抽插等待她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抽出一只手抓住她的乳房揉捏着,用手指揪住她勃起的乳头
捻捏着,激烈的疼痛令她皱起眉头,也清醒了许多,我继续抚摸她的乳房,一边吻着她的脸颊一边说:「小骚货,
舒服吗?」

  「哥哥,玲玲美死了,我从来没有过这样强烈的高潮和快感。」她用恢复了的双手紧紧的抱住我,轻轻的挺动
胯部,我知道她又开始需要了,便加快速度,每一次深深的插入,并顶着她的子宫颈摩擦一下,使她抖动欢叫。

  我抬起她的双腿,将腿压在她的胸口,用两手的大拇指将她勃起坚硬的乳头压在她的大腿内侧,随着疯狂的抽
动,乳头被残忍的不断拉扯,轻度的疼痛令她更快的在刺激中向高潮爬升,快感由双乳和性道散开传遍了全身,她
被无边的快感推着,脑子里只有不断抽插造成的无法言语的快感,高潮如她期待的那样很快的到来。

  她如同魂飞天外般的急促的喘息呻吟,嘴里发出语不成言的哼叫,全身逐渐变得僵硬,绷紧的肌体使得她的骚
屄紧紧地咬住我的阳具,激烈地扭动,试图获得更多的快感。

  我放下她的双腿,用大拇指按住她的阴蒂,一下子趴在她身上,耻骨死死地顶着自己的手指,指肚强力的按住
她柔软的阴蒂,这一下令她再次全身绷紧,浑身不停地颤抖,嘴里发出难以控制的惨叫,激烈的高潮刺激几乎令她
丧失神智,颤抖的躯体慢慢地放松,最后瘫软的躺着不动了。

  我慢慢地退出坚硬如铁的阳具,侧躺在她的身边,用手抚摸她汗湿如水洗的身子,然后分开她的双腿,拔开水
湿腻滑的肉唇,阴蒂变得红肿胀大,我用手轻捏一下,她不由得一颤,看着红艳艳的肉芽不由伸出舌头舔弄着,强
烈的刺激一下使她全身扭动,「哥哥不要弄,太难受了,要死了,饶了玲玲啊……哥哥,太难受了。」我不停地舔
弄着,她全身不停地抽搐,骚屄里像鱼嘴一样吐着水,大量的淫水流了出来,这也使得我的欲望升起,阳具胀得有
点发疼,我实在忍不住了,一下将她翻过来,提起她的胯部,将阳具一下插到底,她不由往前一冲,我用力拉住她
的胯部,快速的挺动,她被刺激得头顶在床上,双手不停地拍打着床,大声的尖叫,无力的身子往下滑落,我用力
在她丰硕的屁股上拍了一掌。她吃痛的清醒了一点,鼓起不多的体力,勉强跪撑着乏力的身子,我快速的进出,输
精管传来了脉动的现象,我不由猛烈地拍打她的屁股,一股强烈的喷射伴随着她再次高潮的尖叫和全身的颤抖,我
用力地将她压平在床上,双手捏住她柔软丰满的乳房,感受着一次次的喷射的麻木感。

  不知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身边没有人,看看天色,强烈的阳光射进房间,我坐了起来,她围着一条浴巾从
卫生间出来,见我醒了说:「哥哥你醒了,让玲玲帮你洗澡吧?」我高兴的拉着她走进卫生间。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