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主播-刘盈秀】【作者:shisu1235】   校园小说 
字数:77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深夜时分,路上虽还是能听见引擎呼啸而过的「轰隆」声,但已经少了许多。
  但在如此的深夜,才是欲望最盛的时候。

  「啊……痾……痾……哼哼……不要停啊……痾……再来啊……干死我了……要被干死了……啊……啊……哼……」

  分成好几间直播室的中天新闻部,本来在这个时机点也应该只剩下唯一的一间还亮着明亮的白灯,但不知从何开始了,最不常被用到的那一间,却总会在深夜亮起一阵令人感到微醺的黄光。

  「再来啊……再来啊……痾……嗯哼……嗯哼……呜……呜……痾……爽啊……爽……」

  「怎样,主播大人,是我的屌比较好,还是你家那老仔比较爽啊?你倒是用你专业的贱嘴说说啊」

  「他……他怎么能跟……跟壮壮……壮壮哥哥……比啊……啊……爽死我了……痾不行了……要去了……恩……」

  「想不到你倒也是诚实的淫荡啊!这么想要被我干」

  「想死了……啊……要坏掉了……痾痾……爽死我的肉穴了……啊啊……好像要高潮了……好像要高潮了……啊……」

  「一分三十二秒,比前一次更快了五秒,卢秀芳,你真是有够骚的啦」
  「我就是骚……痾……好哥哥……干死我吧……把小芳芳……干到坏掉吧……痾……痾……啊……啊……要去了……啊……痾哼……」

  只见直播室里一名徐娘半老的美熟女一丝不挂地蹲在主播台上,脸上的表情是癡态更是媚样,微张的嘴唇旁流着收不回去的唾液,32B小胸上那熟成的咖啡豆挺立着,随着自后下方传来的撞击力道而做出些许的震动,而那股力量则是从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发出,且说那男子不高但也不矮,不胖但绝对不瘦,下巴上还留着一小搓的黑鬍子,如果从有穿衣服时看起来,这男的最惹眼的恐怕就是双结实的大腿吧,但如今脱去外衣的假象,才发现真正令「阅人无数」的中天第一主播卢秀芳露出如此令人惊讶的姿态和表情的原因是那根壮的不可思议肉屌。

  「不行了啊……不行了啊……再这样下去……又要高潮了……痾…………停不下来了……啊……啊……恩……」

  卢秀芳大叫道,腰被紧扶着,那根壮硕的肉棒顶到卢秀芳的最深处时稍作一秒停留后又再次快速拔出,接着便会狠狠的插入,卢秀芳双腿间的主播台上,早已是一滩泛着黄光的湖水,全身无力的卢秀芳,如今整能倚仗着身后那令他被冠上荡妇、成为性奴隶的导播壮壮来让自己不会从主播台上掉下来。

  「来吧……把我肏死吧……秀芳欠干死了……痾……痾……痾……啊……对……就是这样……啊……啊……啊……要去了啊……昇天了……哼……」

  卢秀芳被撞撞猛操了三十几下后,壮壮大屌一送,一棒把卢秀芳整个顶翻到主播台上,而在那一瞬间,一道违反地心引力几秒的水柱自卢秀芳那被操到已经合不起来的肉穴喷出。

  突然「眶啷」的一声从门传进来,壮壮快速转过头,看向门外,接着快步冲向门外……

  话说回到家之后好久才发现自己手机放在办公桌上的中天才女主播刘盈秀,在这种没有手机几乎无法正常生存的时代下,刘盈秀也只好再次穿上衣服,虽不像平时时的浓妆,但也算是花了一些功夫的上了点妆,懒得再从鞋柜里拿出另外一双鞋,便穿上明天要穿的高跟鞋走出门回到公司。

  「这么晚了,怎么又跑来了?」警卫亲切的问。

  刘盈秀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说:「手机忘了拿」

  「喔呜,那可真不好啊,赶紧上去拿吧,还是需要我陪你上去呢?」

  「不用了啦,早就熟门熟路了」刘盈秀谢绝后,迳自座电梯上去了。

  拿到了手机后,刘盈秀转身便要回家,但就在等电梯时,赫然发现了本来不应该亮灯的楼梯间竟亮着等,刘盈秀心想:「怎么没关呢?要是被举报这样浪费电,可就不好了」

  走到楼梯间,这才发现不只这一层,上面都还有亮着,刘盈秀摇了摇头,喃喃自语地说:「真是的,巡逻的怎么也不顺手关一下呢?」

  爬了大概有四层楼,终於上面的是关着的了,刘盈秀喘了口气,便打算要关灯下楼,但就在此时,刘盈秀发现在走廊上还有间房间是亮着灯的,当下也没有多想什么,便走了过去,但当刘盈秀走到门旁,却听见一阵阵令他感到害秀、双颊发红的声音:「恩……恩……哼……痾……痾……啊……不要啊……这样会爽死的……痾……啊……」

  起出刘盈秀是想要转身离开,但出於人类的好奇心以及积累在心中深处的欲望,刘盈秀没有离去,反而站定在门旁,被贴着门框,听着令他身心渐渐难耐的淫叫声。

  「再来啊……啊……痾……爽死了……啊……啊……痾……恩哼……爽翻了……」

  「你这骚货!看我怎么把你干死!把你干死了,让你不能回家!」

  「啊……啊……不要回家了……我不要回去了……好哥哥……干我……」
  站了有三分钟,刘盈秀感觉身体燥热难耐,双腿轻微搓动着,而在此时刘盈秀的好奇心更加膨胀,他想知道到底是哪一对在这里、这个时候干得如此疯狂,她转过头去,往门里看去,这一看,差点让刘盈秀大叫出声,里头的人竟然是他最敬重的前辈卢秀芳,而卢秀芳那对屁股正高高翘着对一个不是她老公的男人,而是公司中其中一名导播,壮壮。

  只见壮壮把卢秀芳干的要死要活的,刘盈秀看的是既惊又羞,他从没特别注意过这名导播,不过现在却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看,明明就没有怎么样,但刘盈秀的直觉却告诉他这男人不简单。

  而事实也证明了刘盈秀的直觉,就在壮壮一棒顶飞卢秀芳时而在刘盈秀的眼前展现出他那根壮的常人无法比拟的肉屌时,刘盈秀瞬间涨红双脸、全身燥热、心中的欲望整个爆棚,但却也同时忘记了她手上拿着一串钥匙,一不留神,钥匙掉了。

  门在无预警的情况下迅速被打开,刘盈秀一脸震惊的不知所措的表情看着全裸且挺着一根壮硕的肉棒的壮壮,而壮壮只迟疑了零点几秒,便是一手拽起刘盈秀的衣服,几乎可以说是用拖的将刘盈秀拖进直播室中,接着狠狠地将刘盈秀甩到地上。

  「啊!你这是在干什么?」刘盈秀回过神来,怒喊道。

  「刘主播,你在那里做什么?」

  「我才要问你在做什么?你这样是犯了通奸罪!」

  刘盈秀边说边想要站起身,却被壮壮一手压住肩膀:「既然被你看到了,那就必须斩草除根来杜绝后患」

  「你……你想做什么?」刘盈秀一听,心生恐惧。

  却说壮壮却发露出一抹奸淫的微笑,一把将刘盈秀推倒在地,压上去,刘盈秀瞪大了双眼:「住手!住手!你……啊……」

  「说实在的,早就想干你了!刘盈秀!」壮壮用双腿固定住刘盈秀,接着拖去刘盈秀的短裤,一件纯白的三角裤在雪白的大腿间,壮壮右手一触碰刘盈秀的私处,立即发现三角裤早已湿了,且刘盈秀立即发出呻吟声,是那种享受的呻吟声。

  「你看了不短的时间了吧,哈,刘盈秀,想不到你也犯了偷窥嘛!看起来我们半斤八两嘛,不过这倒也证明了,你其实也是个淫货!」

  「啊……住手……」

  壮壮右手手指一搓,立即让刘盈秀身体剧烈颤抖,壮壮的淫笑更灿烂,快速地将刘盈秀的三角裤脱掉,整齐修剪成三角形的阴毛以及泛着蜜露的阴唇让壮壮深受诱惑,壮壮忍不住也不想忍,扶正肉棒,对准了阴唇中间,腰桿子一挺,刘盈秀瞬间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啊……」

  「不要……不要……痾……痾……拔出去……拔出去……啊……啊……太大了……痾……住手……停下……痾……啊……啊……恩……」

  「我操的,这么紧,你到底是几岁啊?这么紧,十七八岁的少女都没有像你这么紧!」

  「痾……啊……恩……停下来……拜託……痾……求你……我什么都不说……痾……啊……痛啊……痛……好痛……痾……」

  壮壮双手压制着刘盈秀的双手,双腿让刘盈秀的双腿固定在M字型,而腰快速传动,肉棒进出频率不一致让刘盈秀毫无招架之力。

  被像是装了电动马达一样的肉棒抽插,刘盈秀实在是痛得不得了,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体内开始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刘盈秀压制那种感觉叫着:「住手……痾……不要……会坏掉……拜託你……痾……啊……再这样……痾……痾……不要啊……」

  壮壮见刘盈秀似乎开始陷落,便不在压制刘盈秀的双手,双手将刘盈秀的衣服撩起,让刘盈秀露出穿着普通内衣的胸部露出,隔着内衣,壮壮双手搓揉着,刘盈秀像是被电到一样的颤抖:「痾……啊……不要……不要……痾……痾……痛……好痛……停下来……拜託……」

  「看起来有人胸部很敏感,是嘛,那这样子呢?」说完,壮壮双手疯狂拍打刘盈秀的侧乳,刘盈秀双眼就像是要翻到额头似的,擦着淡淡口红的红唇大开,叫着:「啊……啊……啊……啊……不要啊……痾……痾……啊……不要……停……」

  壮壮一见刘盈秀濒临崩溃,大大的双手一抓,一手掌握一颗,而肉屌更是展现那不可思议的壮硕,膨胀、扩张,刘盈秀的阴道瞬间传来撕裂的快感,再加上疯了一样的冲撞,刘盈秀全身猛烈弓起又掉下,大叫道:「啊……啊……啊……不行了啊……啊……痾……痾……痾……痾……啊……嗯哼……恩哼……恩……恩……不行了……啊……」

  「操死你!把你操死了!要把你这紧穴肏到变烂穴!刘盈秀!看老子怎么把你干到成为母猪!」

  「啊……啊……痾……嗯哼……恩哼……啊……你……你……啊……啊……我不会……我不会……放过……啊……啊……放过你……的……啊……」

  壮壮一听,佔有欲更盛,双手探拉开胸罩,用力拉起刘盈秀的乳头,刘盈秀刹那宛如闪电打入体中,不住地抖动,而壮壮也开启最后冲刺的全力,每一下都是最大力和最深入,目标很清楚,就是要把刘盈秀干到坏掉,而刘盈秀的最后嘶喊证明了壮壮获胜:「啊……啊……不行了……痾……恩哼……恩哼……啊……啊……啊……啊……」

  壮壮那根壮如铁柱一般的肉棒一秒不到的瞬间像是膨胀成一颗高尔夫球的直径大的肉棒后,积累了一整夜的精液全灌入刘盈秀的花穴中,当拔出时,精液含在潺流不止的淫水中,而其中还包括了丝丝血迹。

  壮壮站起身,看着瘫软在地上,整个人呈现倒Y字型,且不断抽蓄的刘盈秀,露出满意的笑容:「刘盈秀,爽吧?」

  刘盈秀瞪着壮壮,壮壮又说:「还没结束喔!」

  说完,弯下身用力拍打了刘盈秀的胸部三大下后转身离开,但这三下足以让刘盈秀再次像被烫到依样全身跳动,本来以为阴道快要结束的漏水,也变得泄得更凶。

  「结束后,来我的导播室」

  在开播前,刘盈秀接到来自壮壮的讯息,心里打了一个寒颤,而第二则讯息则是昨晚自己躺在地上的照片。

  「谢谢大家,辛苦了」刘盈秀礼貌地就像平常一样跟所有工作员工道谢,但一当他和壮壮对上眼,眼神中立即浮现出惧怕,而壮壮则是露出微笑,手指勾了勾,示意跟他一起走。

  刘盈秀和壮壮一同来到壮壮的导播室,壮壮笑着说:「刚才报得很好喔,刘主播」

  刘盈秀面色苍白地看着壮壮:「你……你想怎样?」

  壮壮绕着刘盈秀走,还轻轻用手撩拨刘盈秀的头发:「没什么啊,只是想跟你问问,昨晚爽吗?」

  「当然不爽!那样怎么可能爽呢?」刘盈秀微愠地说,但语气中更多的是恐惧。

  「我想也是,那样子怎么可能会爽呢,毕竟昨晚我已经操了卢秀芳那头老母猪一个多小时了,怎么样都不是平常的水准」

  刘盈秀冷汗从发际留下,而在身后的壮壮说:「不过」

  就在说出「不过」两字的瞬间,壮壮的手从后方突然伸出,一把抓住刘盈秀那对32C的俏乳,惹得刘盈秀叫了声,壮壮在刘盈秀的耳边低语:「可别叫得太大声啊,要是被人听到了,可不好喔,我可是有听说上头正想要把你调到更黄金的时段的说,毕竟那个张雅婷最近似乎越来越不听话了」

  「你……你……」

  「放心吧,昨晚欠你的,现在我都会给你,更多更多的给你」说完,壮壮双手开手揉捏刘盈秀的双乳,从昨晚的经验得知,刘盈秀的双乳可说是无比敏感,如今被这么又揉又捏的,刘盈秀顿时感到全身燥热难耐,这一切都要怪大学时的一时荒唐。

  「这样的敏感度已经不是天生能有的了,我也操过不少敏感带在胸部的骚女,但就属你最夸张的敏感,就像连轻轻一碰到碰不得,这肯定是被人开发过的」
  说着,壮壮的舌头舔了一下刘盈秀的脖子,刘盈秀整个人猛烈地打了一个冷颤,虚弱地说:「快……快住手……痾……哼……哼……停下……停下来……」
  「为什么要停呢?你不正爽着吗?来,刘盈秀,我帮你脱衣服喔,这样就不会太热了」

  壮壮将刘盈秀的西装外套脱下,丢在一旁,接着把洋装的肩带给勾起,让洋装自动滑落,一百六十八公分高、32C2434的漂亮胴体上有着一套鲜红色的成套集中式内衣和丁字裤,壮壮边笑着说:「刘盈秀,果然红色是最适合你的颜色」边大力的一抓刘盈秀的胸部,刘盈秀整个人就像是被揍了一拳似的全身向内折还叫了声:「啊……」,要不是有壮壮的手,刘盈秀肯定跪倒在地。

  「这么爽喔?来让我摸看看喔」

  壮壮左手摸向刘盈秀的下体,竟是氾滥成灾,壮壮笑了笑说:「湿的很夸张了诶,看起来完全都不需要任何前戏了,可以直接插进去了」

  「不要……不要……求你……不要……住手……啊……」

  壮壮迅速将裤子脱下,露出那根磅数超高的牛仔裤也压不下了壮肉屌,壮壮拉开刘盈秀的丁字裤,让发烫的龟头对准了花道,二话不说的直接插入。

  「哇操!我昨天真要肏你吗?这样的紧度完全不像是十二小时内有被我干过的,我操!还夹!」

  刘盈秀根本没有想要让阴道去夹壮壮的肉棒,但阴道却是自己夹紧壮壮的肉棒,这让壮壮完全受到诱惑,双手扶着刘盈秀的柳腰,狠狠地一撞,发出:「啪!」的一声,而刘盈秀也在同一时间大叫一声:「啊……」

  「啪!」又一声,刘盈秀整颗头向后一甩,红唇大开,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叫出声:「不要啊……」

  「痾……痾……哼……哼……呜……拜託……停下来吧……痾……不要……痛……痾……啊……哼……痾啊……」

  「怎么了?很疼是吗?」

  「疼……痾……啊……啊……不要突然……突然……变快……啊……啊……痾哼……」

  「这样撑开就不会那么痛了,不是吗?」

  「哼……停下……停下来……啊……救命啊……啊……啊……哼……痾……啊……哼恩……恩……求你了……痛……啊啊啊……」

  「看起来还不够快」

  壮壮双手紧抓刘盈秀的腰部,恶狠狠的快速抽插着,那根壮屌插的刘盈秀腿软,而壮壮像是一边充电一边用电的马达,没有丝毫减缓速度的感觉,十秒二十下的速度冲撞,刘盈秀狭小的阴道正逐渐被扩张着。

  「不……不要……痾……在这样……这样下去……会……会坏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坏掉了啊……痾……」

  「来吧!认清事实吧!你刘盈秀要被我壮壮强奸到高潮了!」

  「啊……没有……没有……我没有……啊……痾……痾痾痾痾痾痾痾痾痾痾……哼……我没有……啊……不要再来了……」

  「喔喔喔喔,这是什么?还敢作反抗,看我怎么操死你!」

  壮壮感觉到刘盈秀的阴道还想做反抗,双手便从刘盈秀的柳腰移开,穿过刘盈秀的腋下,身体一抬,让刘盈秀从扶着桌子站直,而这一个体位,让刘盈秀的身体更向后靠,壮壮的粗壮鸡巴更深入刘盈秀的肉穴中。

  壮壮微蹲,接着像是要跳起来似的用力向上一顶,一举将龟头刺到刘盈秀的花心,第一下,刘盈秀双眼瞪大,第二下,刘盈秀全身颤抖,第三下大叫出声:「啊……不要啊……痾……不行了啊……啊……」

  壮壮拔出肉棒,右手手指插入刘盈秀的花穴中,用力的抠、震动,刘盈秀全身抽蓄痉挛,边是大叫道:「啊……啊……要出来了……痾……痾……啊……啊……不行了……啊……忍不住了啊……啊……痾……啊……」边是让体内大量的淫水变成潮吹的春水喷溅出来。

  「哇靠!你这样喷水!会让我这里变成河的!刘盈秀,想不到你真的是头母猪,这样子潮吹,肯定是被调教过的,我说是吧?」

  「恩……恩……盈秀……盈秀……大学……大学被……被调教……调教过……啊……好哥哥……壮壮……是你把我再次变成这样……你要负责……」

  「义不容辞!」

  「啊……」壮壮立即再次将壮可举轮的鸡巴塞进刘盈秀如今花洞大开的肉壶中,刘盈秀淫叫:「壮壮的壮鸡巴又进来了……痾……好爽啊……痾……啊……再来……再来啊……干死我吧……快啊……干死我啊……」

  就像是忘了是在导播室中,双手撑着门沿,刘盈秀单脚被壮壮抱着,另外一只脚垫着脚尖,头往下垂,看着自己的已经被干的红肿的阴唇在壮硕的大肉根进出同时翻进又翻出,一对Ccup的美乳更是不规则的甩动。

  「喔……喔……壮壮哥哥……喔啊……爽死我了……盈秀爽死了……啊……恩哼……恩哼……怎么会这么爽……啊……」

  「你这荡女人,淫叫也不修饰一下,叫得这么淫荡!」

  「啊……啊……恩哼……恩哼……已经……已经不能思考了……啊……我的天啊……啊……鸡巴太壮了……痾……肏死盈秀的骚穴了……」

  「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检点啊!连骚穴都说得出口」

  「啊……恩哼……不行了……又要去了……痾恩……秀秀又要被壮壮操到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了啊……」

  淫水喷出,随着壮壮的抽插而飞溅,刘盈秀下巴抬高,上下牙齿紧要,而壮壮发现刘盈秀只要一高潮,阴道内壁就会紧缩,壮壮心生一计,要把刘盈秀彻彻底底变成母猪的计策。

  「啊……啊……痾哼……哼……哼哼哼哼哼哼……这是……太壮了吧……痾……别抓啊……会高潮的啊……」

  刘盈秀如今狗爬式的姿势被壮壮干着,只见壮壮那根粗壮的肉屌每一下都像是要把刘盈秀的阴唇挤压开来似的,而壮壮的双手则是掌握住刘盈秀不断晃动的美乳,让刘盈秀受到宛如天打雷劈的刺激,纤细的腰用力上下扭动,像是配合着壮壮的抽插。

  「恩……恩……好哥哥……好哥哥……秀秀……不行了啊……这么壮的肉棒……要把秀秀干死了……啊……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

  「就是要把你干死啊!刘盈秀!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吗?」

  「不知道……痾……但……但是……秀秀好爽……好舒服……好享受……啊……被壮壮干……真的好性福……啊……啊……」

  「那被我干成母猪不如的荡货如何啊?」

  「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快……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好猛……猛猛猛猛猛……就是这样……啊啊啊啊啊恩恩恩恩恩哼哼哼哼哼哼哼……要去了痾……」

  野兽一般的暴冲,壮壮就像是不知疲劳为何物似地迅雷干操,刘盈秀的淫叫声让壮壮的欲望满淫,眼看见刘盈秀再次高潮,壮壮忽然将刘盈秀压下到地板上,同时自己也提足全力地猛然一往下压,壮壮那根壮的像是能撞飞头牛的壮肉屌不仅膨胀到极限也深入最深处,让刘盈秀本来缩缸的阴道内壁被暴力地撑开,而这一撑,刘盈秀脸部表情全变,双眼瞪大、红唇大开,大叫出声:「升天了啊……」
  随之而来的排山倒海的绝顶高潮,壮壮一时之间被眼前的刘盈秀震慑,是那么的淫荡诱惑人心,在主播台上的是那么耀眼的刘盈秀如今在自己的胯下成为全身痉挛的性奴隶,强行开大绝的肉棒也支撑不了,一鼓作气地将精液射进刘盈秀的肉壶中。

  「记住,你以后都是我的,知道吗?」壮壮坐到椅子上,说。

  刘盈秀已经无力回答,她刚才在壮壮的肉棒拔出的瞬间,淫水像是强力水柱一般的暴潮喷出。

  站在衣柜前,裸着身的刘盈秀看着自己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动过的收纳箱,蹲下身,将收纳箱取出,里头尽是性感到不行的性感内衣,刘盈秀拿出一套鲜红色的缎质内衣裤,穿上后,本来只是酥巧的C罩杯,却在一瞬间变成爆乳等级,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刘盈秀说:「真没想到我会还有再穿上这件的一天」
  「现在为你播报……」刘盈秀正一贯的甜美播报着,在壮壮旁边的工作人员小声地说:「刘盈秀是怎样喔?今天完全是爆乳诶!这样真的可以吗?」

  「绝对没有问题!」壮壮边说边露出奸淫又满意的笑容,而刘盈秀也发现了,身体悄悄地往前倾了一秒,深邃的乳沟完全映入所有人眼帘。

  「操!这骚货!等下就把你干到不能站!」壮壮心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